《读书》等屡被传停刊 人文杂志何处寻找力量

厦门勤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2019-01-27

  “《读书》停刊了。”日前,新浪微博上这条信息引起了众多网友热议,不少人听说后连番叹息。记者就此事向《读书》杂志总编贾宝兰求证时,贾宝兰却一再否认:“《读书》一切正常,没有停刊。”虽然传言很快停止,却引发了网友一连串的议论,《读书》、《书城》等杂志不止一次被传言停刊了,这些曾经影响一代人记忆的人文杂志怎么了?

  一本读书类杂志的停刊传闻为何引发网友如此关注?“《读书》是一本优雅悠闲的读物,它教给我们如何读书,我们的思想都经过《读书》的启蒙。”一位网友在微博中这样写道。创刊于1979年的《读书》,当时被誉为国内最有影响的思想刊物之一。作家王蒙曾说:“可以不读书,不可以不读《读书》。”

  不止《读书》,像《书城》、《收获》、《万象》、《花城》等都是一代人文学记忆的重要部分。大量借鉴美国老牌人文杂志《纽约客》编辑手法的《书城》,走的是“城市阅读”的路子,倡导文字之美、思想之美。而创刊于1998年的《万象》继承了上世纪40年代的老杂志《万象》办刊方向。“遗老遗少”、“风花雪月”、“比较小资”是老作者概括《万象》的风格。

  在上世纪末,这些人文杂志都曾风光一时,但如今维持生存却是它们的第一要务。以前在书店、报摊上轻易可见的它们,被更多时尚、娱乐杂志所取代。在济南三联书店,《读书》每月的销量是30多本,和2006年前每月上百本的销量相比下降了不少,而《万象》、《书城》等书店早已不进货了。

  在接受采访时,《读书》总编贾宝兰坚决否认了停刊的传言是因为销量下滑的原因。她表示:“这次是因为邮局和小红帽两家发行单位互相掐架,造成无法投递。给读者造成《读书》停刊的印象。”不过,巧合的是,一些人文杂志也多次传出过停刊的消息。像三联书店主办的《书城》,就因为亏损,先后三次被传停刊。

  衰落的另一面却是新生代的崛起。郭敬明的《文艺风》首期上市一周内就狂销18万册,超越了《收获》等七八家老牌文学杂志的月销量总和。安妮宝贝的《大方》创刊号征订量超过百万。

  仅有偶像还不够,这些文学杂志更吸引人的是它们的内容和个性。张悦然的《鲤》每期都有一个主题:嫉妒、暧昧以及最新一期的“来不及”,字字击中现代人秘而不宣的心头隐疾。《大方》首期是100页的村上春树的三天两夜长访谈。“《最小说》、《鲤》引领了一代潮流,十几年后,它们也会在我们记忆中留下烙印。”90后网友李小白说。

  面对《独唱团》、《最小说》这些新的文学杂志的冲击,这些人文杂志该何去何从?贾宝兰对新的杂志抢滩市场的说法并不同意,“每个杂志都有自己的读者群,我们和《大方》这些杂志的读者群并不重合,它们吸引的是90后,我们则侧重30岁以上的读者。”

  不过,《读书》等人文杂志面临的尴尬也是显而易见的。济南一位从上世纪80年代就订阅《读书》的大学老师,现在发现,自己越来越看不懂《读书》了。他感慨道:“有的文章几百字能说清的东西,能写上几千字,结果是晦涩难懂。”

 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:现在人们阅读越来越多元化,读者选择也更加多元化。随着人们阅读趣味的转变,这些人文杂志的衰落不可避免。对此,贾宝兰在电话里对记者表示:“无论如何,我们都会坚持下去的……”